和睦家在中国社会化办医的干涸土壤中已经拓荒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医保医疗是个慢活,光有钱远远不够,时间才是验证行业价值和企业生命力最好的刻度。

文 / 吴靖、卜艳 编 / 赵亚楠和睦家进入中国22年,携手复星10年,如今“另攀高枝”新风天域,意欲打造中国最大的上市综合医疗服务公司。和睦家医疗与复星医药“联姻”10年,如今复星医药拟通过资产出售大举退出和睦家。若交易完成,复星医药在...

复星仍为战略股东复星医药卖掉了持有十年的和睦家医疗,不过声称仍将是和睦家长期战略股东。复星医药和新风天域昨天分别披露了交易细节,和睦家医疗以13亿美元估值出售给纽交所上市平台新风天域。不过,外界认为,这笔交易的实质是和...

作者 / 严 睿

文 / 吴靖、卜艳 编 / 赵亚楠

复星仍为战略股东

编辑 / 刘 煜

和睦家进入中国22年,携手复星10年,如今“另攀高枝”新风天域,意欲打造中国最大的上市综合医疗服务公司。

复星医药卖掉了持有十年的和睦家医疗,不过声称仍将是和睦家长期战略股东。

从纳斯达克退市到纽交所敲钟,李碧菁用了5年又10个月时间。此时,和睦家在中国社会化办医的干涸土壤中已经拓荒耕耘了22年时间。

和睦家医疗与复星医药“联姻”10年,如今复星医药拟通过资产出售大举退出和睦家。若交易完成,复星医药在和睦家的穿透持股,将由目前的约42%减持为6.62%。

复星医药和新风天域昨天分别披露了交易细节,和睦家医疗以13亿美元估值出售给纽交所上市平台新风天域。不过,外界认为,这笔交易的实质是和睦家医疗摆脱了复星医药的制约后,借壳新风天域上市。

1997年,当李碧菁决意在北京开启她人生中最大的一次冒险,将国际先进医疗服务理念落地在中国时,或许她未曾想到市场照进医疗服务的历史进程会如此缓慢。

7月30日,复星医药发布资产出售公告:旗下100%持股的复星实业,将与原和睦家的其他几名股东,联合向新风天域出售其所持有的全部和睦家股权。交易完成后,NFC将实质性100%持股和睦家。此次交易总价约12.27亿美元。

新风天域为这笔交易支付的总对价为12.268亿美元,用于收购复星医药、TPG等现有股东的持股,其中支付给复星医药全资子公司复星实业的对价为5.23亿美元。交易完成后,新风天域将改名为新风医疗集团,实际运营和睦家医疗。

2012年是一道分水岭。当医疗健康以战略性产业之称写入国策时,医疗服务领域终于对市场打开了一条门缝,其中机遇不言而喻。

当前,复星医药与全球最大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之一的TPG,联合持有和睦家医疗股份约84%。双方各自持股约42%。目前,和睦家的其他股东持股和睦家约16%,它们包括Plenteous Flair Limited及和睦家管理层。

新风天域实际是一家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上市模式这两年非常流行,这种模式采用先募资成立一家纯现金的SPAC公司,该公司直接在美国上市,然后再收购资产实现借壳上市,优点是不需要IPO、上市速度更快。前不久在美国上市的人人汽车即采用SPAC模式,操盘方为中国民生金融。

随之而来的资本搅动起一池春水,社会资本办医方兴未艾。在此之前的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公立医疗体系一直是中国医疗服务领域的绝对势力。

此次交易中,复星实业向NFC出售42%和睦家股份的对价约为5.23亿美元,其中约4.3亿美元由NFC以现金支付,另9,400万美元将用于认购NFC 6.62%的股份。鉴于NFC在交易完成后100%持有和睦家,复星将间接持有和睦家6.62%的股份。

新风天域的操盘方是新风天域集团。这个略显陌生的投资公司实际背景强大,由香港前财政司司长梁锦松和黑石集团前高管吴启楠创办于2018年初。甫成立就运作新风天域在去年六月挂牌纽交所。

除去草莽出身,野蛮生长的莆田系外,真正遵循医疗本质、规范发展的社会办医者寥寥无几,孱弱无根。

根据资产出售公告,此次交易后,TPG将完全退出和睦家,同时退出的还包括Plenteous Flair Limited。和睦家管理层则将认购NFC 4.58%的股份,与复星实业一样,继续保持对和睦家的间接持股。

新风天域此前已募资4.78亿美元。为收购和睦家医疗,新风天域再向知名医疗投资机构维梧资本、南丰集团等投资者募资7.11亿美元。复星实业、和睦家管理层也将分别认购新风天域6.62%、4.58%股权。复星实业认购6.62%股权的对价为9400万美元。

展开全文

NFC设立于2018年3月,注册地为开曼群岛,由知名投资人梁锦松实质控 制。NFC于2018年6月在纽交所上市。NFC主业为投资、并购和重组等。

经过上述募资和认购,新风医疗集团的股权结构为:维梧资本持股10.56%,梁锦松、吴启楠及新风天域集团合计持股9.02%,复星实业持股6.62%,和睦家管理层持股4.58%,其他股东持股69.23%。

资本大规模的流入虽然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就让非公立医疗机构超过了公立医院的数量,但非公医疗离成为中国医疗服务主流仍距云泥。

据NFC官网最新消息,交易结束后,NFC将更名为New Frontier Health Corporation 。梁锦松将担任NFH董事会主席,和睦家医疗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碧菁将担任NFH的首席执行官。

和睦家完成借壳上市后,新风天域将更名为新风医疗集团,梁锦松将继续担任董事长,复星医药董事长陈启宇则任联席董事长,和睦家创始人李碧菁任首席执行官。

医疗服务行业有其极为特殊的属性和生态复杂性。

公告称,新成立的新风天域医疗集团旨在打造中国最大的上市综合医疗服务公司。

复星与和睦家医疗

与互联网经济兴起,资本方快速收割市场机会的场面完全不同,在医疗行业里很多时候资本不过是锦上添花的角色。

有业内人士评价,这是和睦家医疗一次“完美”的借壳上市行动。“很高兴和睦家能够以历史最悠久的顶级私立医疗服务机构的身份重返公开交易市场”,和睦家医疗创始人李碧菁对于此次交易如此公开表态。

和睦家是中国第一家外资医院,由李碧菁与中国医学科学院联合创办,和睦家定位高端医疗,妇产科和儿科是其王牌学科,经过多年发展,和睦家医疗在北京、上海、广州、天津、青岛、杭州,博鳌等地设有医院和诊所。

三五年的投资时长根本不足以看出一家医疗机构发展的端倪,七到十年时间才是一家机构从新建到立足市场的基本周期。

为什么和睦家医疗被复星医药收购的10年中没有实现整合上市?据业内人士透露,复星医药与和睦家此前沟通不畅,复星医药希望更多对接系统内医药、地产及保险等资源,与李碧菁等和睦家管理层的管理理念、风格和文化等方面一直无法协同。

和睦家早期属于李碧菁创办的美中互利旗下,后者是一家美国医疗健康企业,1993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主要业务是向中国市场提供医疗服务和医疗设备。

那些盲目进场圈地,急于收割市场的资本,不过三两年便白银堆成了白骨。整个市场几乎看不到金元催生出像样的医疗机构来,医疗投资也自此进入寒武纪元。

一个无法被忽略的事实是,和睦家医疗这些年营收不佳,而复星医药的运营资本也遇到了压力。有评价认为,复星医药通过安排提前锁定了收益,并留存部分上市可流通股份,保留将来资产增值的空间。

复星医药对和睦家的收购始于2009年。瞄准和睦家,对于当时的复星而言极具战略意义。

医疗是个慢活,光有钱远远不够,时间才是验证行业价值和企业生命力最好的刻度。

“香饽饽”和睦家

根据复星医药历年财报,复星医药此前仅主营医药品的制造与销售,2009年后,复星开始以投资和睦家进入了医疗服务领域,随后的几年复星一路扩张,在医疗服务领域先后收购了安徽济民肿瘤医药、岳阳广济医院、佛山禅城医院等,主营业务新增了医疗服务业务。

在前十多年的发展中,李碧菁带领的和睦家更像是市场化医疗服务的传教士、布道者,“门脸”不过三两家,但其根系却早已深植于此,早已适应了中国社会资本办医的沟沟坎坎与坑坑洼洼。

在中国的私立中高端医疗市场中,和睦家医疗这块招牌无人不知。

复星虽持有和睦家长达10年左右,但真正将其收购花了约5年时间。从2009年开始,复星在二级市场不断购买和睦家母公司美中互利股票,持股达11%左右;随后在2010年,美中互利与复星医药合资成立了美中互利医疗有限公司,双方开始进行合作。

也恰是在资本喧嚣入局的阶段上,和睦家完成了一轮重要的资本更替。美中互利的私有化退市是和睦家的前传,而新风天域医疗的上市则是和睦家的新章。

目前,和睦家医疗集团旗下拥有7家医院和14家诊所,服务网络覆盖多个一线和二线城市,其北京和上海浦西医院是中国首批获得JCI认证的医院。JCI标准是全世界公认的医疗服务标准,代表了医院服务和医院管理的最高水平。

不过复星的目的显然不止于此,之后复星持续增持美中互利,持股达17%左右,但由于美中互利是A、B股股权结构,复星迟迟未拿下和睦家的控制权,直到2014年,美中互利实施私有化退市。

这是和睦家进入规模化扩张期的重要一步,也将是中国社会资本办医、市场化医疗继续纵深发展的里程碑。

和睦家医疗提供以全科医疗为中心、贯穿整个生命周期的医疗服务,拥有来自全世界25个国家和地区的500人左右全职医生,还有像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教授、神经外科专家凌锋教授这样的医学顾问,以及800多人的高级护理团队。从和睦家走出去的医院管理者,撑起了国内私立中高端医疗市场的半边天。

2014年2月,复星医药公告称,拟以每股19.5美元,耗资1.94亿美元参与美中互利私有化。然而中途出现第三方,提出要以每股23美元对美中互利实施私有化,为此,复星医药于当年4月,加价至每股24美元,以2.24亿美元的总价收购美中互利。私有化完成后,复星医药总计持有和睦家达47%的权益。

01

和睦家起步于1997年。当年,犹太裔美国人李碧菁与中国医学科学院联合创办了第一家和睦家医院,落地北京。成立之初,和睦家只有36个床位。

复星医药在其年报中表示,和睦家医院已形成一定的品牌和社会效应,有助于复星持续推进医疗服务业务的开拓和经营。

孤本样张

和睦家医院是以中国第一家外资医院的身份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当时,外资医疗机构在中国无法单独存活,外国人要在中国办医院,需要以中外合资、合作的形式,中方在其中所占的股权比例不得低于30%。

然而,随着和睦家近几年在全国的扩张,和睦家业绩处于亏损中。根据公告,2018年和睦家实现营收20.6亿元,净利为亏损1.76亿;2019年前五个月,和睦家营收近10亿,净利润为亏损8900万。截至2019年5月底,和睦家总资产70.5亿,净资产33亿,资产负债率53.4%。

即便今天来看和睦家,它也仍然是中国市场化医疗服务机构中一个“孤本”式的存在。

当时,和睦家的两大股东分别是美中互利工业公司和中国医学科学院旗下的北京协和医药科技开发总公司。美中互利的创始人和股东之一就是李碧菁。有媒体曾报道,美中互利为此出资400万美元,但美中互利、协和医药的各自持股比例,外界一直不详。

和睦家亏损拖累复星医药业绩。去年复星医药增收不增利,营收约250亿,同比增34.5%,净利27.1亿,同比降13%。净利下降的部分原因为,复星医药医疗服务业务的下降,而该业务净利下降主要是和睦家在上海浦东、广州及北京新院建设的前期投入导致当年经营亏损扩大,剔除和睦家医院影响后,医疗服务分部利润较上年同比增长20%。

非公医疗的赛道上,虽然也存在着诸如爱尔眼科、通策医疗、美年健康、华润医疗、康宁医院等A股、H股上市公司,以及三博脑科、武汉亚心、美中宜和等发展势头良好、资本环伺的优质医疗集团,但这些机构几乎都是以专科医疗为核心业务的。

美中互利系美资企业,是改革开放后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医疗设备提供商。其主营业务是面向中国的医院引进国外先进的医疗器械和技术,1994年便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和睦家医院成立后,在美中互利的总营收中,医疗服务和医疗器械平分天下。

而出售和睦家,预计将为复星医药贡献约16.47亿元的收益,所获款项将用于补充运营资金及归还带息债务,有利于优化复星医药的财务结构。

实际上,将那些对于医保依赖程度不高、在公立医院相对边缘的专科领域作为发展方向,是绝大部分非公医疗机构的选择。

和睦家医院成立初期,李碧菁将其定位为“高端社区服务医院”,以妇产科为落点,首创了家庭式产休一体化生育中心,为女性孕前检查、孕期护理、生产和修复提供全套高端服务,服务对象也主要以外国人为主。

毕竟,诸如眼科、齿科、骨科以及医美、妇儿等有一定消费属性的专科领域,社会化医疗机构更容易建立自己的竞争力,也更容易通过服务赚取商业利润。

李碧菁为和睦家医院带来了一套成熟的商保合作体系,这套体系借鉴了美国凯撒医疗集团的商业保险模式,明确医院、医生、患者和保险公司的利益。这种模式在当时的中国医疗服务体系中较为先进。

而和睦家自诞生的那一天起,李碧菁就赋予其综合类全科医疗服务机构的定位。但凡懂得中国医疗服务体系的人其实都应该明白,这是一条最难开拓,所遇对手最为强大的险路。

此后,不断扩大规模的和睦家医院,为了适应中国市场的需要,撕下了“妇幼标签”,增加了肿瘤、心脏、骨科等多个科室。2016年,北京和睦家医院60%的运营收入来自于心脏、神经外科、骨科等领域,神经康复作为医院优势康复项目,营收占比接近三分之一。

和睦家全科医疗的多样化服务为未来增长提供了基础

2015年5月,和睦家斥资约300万美元,引进中国民营医疗领域的第一台“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手术范围涵盖了泌尿、妇科、乳房和甲状腺。这在当时引起了较大轰动。

过去几年,和睦家在多个专科,尤其是高复杂度专科上持续在战略及资本上进行了大量投入:购置了全国第一台民营医院的达芬奇手术机器人以及全国第二台MAKO骨科手术机器人;也建设了相关学科的人才团队。

自1997年至今,22年来,到和睦家看病的患者结构也发生了巨大改变。截至2016年,和睦家收治的患者中,76%都是中国人,而这一比例,在创办初期还不到1%。

如今的和睦家已经由设立之初以妇产科为主的医院,发展成为30多个专科的真正综合性医院,妇科、产科、儿科、外科、内科、家庭医学、急诊等各个科室收入多样,相对复杂的手术也已经在今年已经成为了第二大科室。

据此次复星医药的资产出售公告披露,2018年,和睦家总营收约人民币20.6亿元,亏损约1.8亿元。2019年1-5月,和睦家总营收约10亿元人民币,当期亏损8,900万元。

除了和睦家之外,市场上有能力启动规模化、全国性扩张,品牌有足够影响力的综合医疗服务机构,你很难想出另一个名号来。

牵手复星医药

更为重要的是,如今的和睦家已经不止于“综合医疗”的框架结构,完整的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服务闭环,完善的现代企业治理结构和医院管理体系,都是行业里极其罕有的。

和睦家在中国的这些年,一直不断有资本方抛来橄榄枝。

2019年全年,和睦家医疗总收入规模将达到25亿元人民币,核心运营资产经调整的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达到4.69亿元。

一方面,和睦家的营收压力较大,对于资本的需求不言而喻。作为和睦家的控股方,上市公司美中互利一直备受投资者财务指标的压力。除去“医院投资回收周期长”这个客观因素,和睦家扩张所投入的资金远大于利润,导致财务报表并不好看。比如,2013年前9个月,美中互利的营收为1.3亿美元,但亏损401万美元,负债总额达到了8,243万美元。

本文由冠亚体育平台-冠亚体育网站「官网」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和睦家在中国社会化办医的干涸土壤中已经拓荒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