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围房企竞争优势尤其扩张,11名到30名的半大房

这是一场“赢者通吃”的游戏,困境的房企难逃变卖资产的命运。对于龙头房企来说,刚刚过去的11月并不“寒冷”。虽然恒大在收割完“金九银十”后出现销售下滑,但很多中型房企仍在加速冲刺。根据易居克而瑞的统计,今年前11月,百强房企的销售金额达到10.3万亿元,同比上涨17.7%。其中,11名到30名的中型房企销售增速为26%,为最迅猛的一个群体。

克而瑞研究中心分析师房玲指出,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破产房企数量开始明显增多。主要以三四线城市的中小型房企为主,这些房企实力较差,抵御风险能力较弱。

经济学家马光远曾断言,“未来中国将只有20%的开发商活下来,80%的开发商都会死掉!”。这也意味着,这张房企破产名单里,还会添上更多名字。

不仅如此,随着对房地产行业风险防控的进一步强化,一些地方政府要求具有一定规模的开发商进行土地开发,且土地竞拍要缴纳数额不菲的保证金,这对小型房企的经营能力以及决策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些实力不济的小房企最终会被兼并或走向破产。

文/华夏商训

事实上,房企整体融资难度和融资成本都在上涨。今年前10月房企新增债券类融资成本7.03%,较2018年上升0.52个百分点。随着中小房企不断暴雷、兑付问题频发,金融机构更愿意把钱贷给承压性更强的规模房企,融资向头部房企集中的趋势越发明显。

弱房企破产仍加速

业内机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截至11月底,房地产企业破产数量已经超过450家,超过2018年全年的破产数量。

不可忽视的事实是,遭遇资金和债务问题、融资困难的房地产企业,正在面临着一轮巨大的洗牌潮,越来越多的房企可能在这一轮洗牌中淘汰出局。

房玲认为,今年前三季度,三家龙头房企权益金额集中度达10.2%,同比提升0.4个百分点;TOP4-10及TOP11-20梯队房企权益金额集中度较去年均有一定幅度的提升,规模房企竞争优势进一步扩大。在马太效应下,头部房企将会占据更多的市场份额。

图片 1

另外,此轮调控坚守“房住不炒”原则,持续收紧房地产融资。今年5月发布的“23号文”,明确要求商业银行、信托、租赁等金融机构不得违规进行房地产融资;7月、8月连续对房地产信托、银行进行整治约谈,同时对开发贷、境外发债等多种融资方式进行进一步限制。

房地产行业的冬天才刚刚开始?

进入四季度以来,房企纷纷向全年销售目标发起冲刺,行业整体销售额稳步增长。不过,随着房地产调控持续、房企集中度上升、融资环境不断收紧,房企之间分化加剧,尤其是中小房企,生存压力持续加大,破产数量明显增多。

据时代周报新媒体从人民法院公告网查到,截至2019年12月12日,今年以来宣告破产的房企已经增加到492家。

在此情况下,一些曾经规模较大的企业也出现在今年的破产名单上,如银亿股份、新光集团等房企;此外,部分知名房企债务违约不断,如曾经的百强房企颐和地产面临两笔合计10亿元的债务违约。

展开全文

“基于宏观及融资环境调控持续,未来破产企业将会更多,且会呈现加速。”房玲认为,当整体调控不松绑,房企进入存量时代下,企业如何降负债、活下来才是重中之重。

今年7月13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在上海列举数据称:“根据2018年全国工商局的统计,在工商局注册登记的房地产开发商一共9.7万个。”而且,他还认为今后十几年,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数量会减少三分之二以上。

“一些房企破产是因为房地产主业经营不善,力图转型,但转型失败导致房企破产。”房玲表示,以今年破产重组的银亿股份和2018年退市的中弘股份为例,前期房地产主业盲目扩张,加上经营不力,导致出现项目结转过慢毛利率降低等问题。在主营业务没有进展的情况下,又将重心放在了与房地产主业相关度甚低的多元化上,不能反哺房地产主业,最后导致经营不利转型失败。债台高筑引发的一系列债务危机,成为压倒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和中小房企相比,大房企的境况可以用“滋润”来形容,强者恒强的逻辑在房地产领域体现得淋漓尽致。在刚刚公布的财富世界500强中,碧桂园、恒大、万科等中国房地产巨头再次入选,而碧桂园更是从2017年的467名上升到了177名,成为今年排名上升最快的500强企业。

据新京报记者统计,年内已有超过30家银行因房地产业务违规吃到罚单,覆盖国有大行、股份行、城农商行和农信社等。就在上个月11日,渤海银行北京分行因理财资金违规用于房地产开发企业缴交土地出让价款、违规投向“四证”不全的房地产项目等事由受罚120万元。

本文由冠亚体育平台-冠亚体育网站「官网」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范围房企竞争优势尤其扩张,11名到30名的半大房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