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银Schroder基金集团总老板 战龙,基金行当

图片 1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总经理 战龙

  2011年年初,战龙履新交银施罗德基金总经理,这个历任境内外多家一线资产管理公司高管的资深人士在上海开始了事业的新起点,同时也把他的风格和理想注入交银基金的团队之中,沉稳、耐心、职业化以及力求长远。

  在国内61家基金公司中,虽然证监会官员出身的高管有数十位,但由公募转投私募者,莫泰山为第一人

  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总经理 战龙

  多年的行业历练,让战龙对于资产管理业发展趋势有着自己的判断。他坚定地认为,基金行业目前的低谷是暂时的,目前的行业发展无须转型和保护,夯实公司的基础和体系才是目前基金公司最应该关注的重点。而最关键的莫过于,资产管理行业应该回归到业绩和责任这些安身立命的“信仰”上。

  《望东方周刊》记者祁和忠  | 上海报道

  战龙,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CFA、CPA,硕士学历。历任安达信(新加坡)有限公司审计师,澳洲信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风险管理副总监,信安资产管理亚洲有限公司投资风险管理总监,荷兰国际投资管理亚太有限公司中国区总经理,招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富达国际中国董事总经理。

  ⊙本报记者 周宏

  在纷纷攘攘地传闻了近三个月之后,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总经理莫泰山转投私募——重阳投资一事,终于尘埃落定。

  上世纪70年代中期,富达基金跟美国其他投资公司一样,资产管理规模在股市的重挫下急剧缩水,但爱德华·约翰逊三世掌管公司后锐意革新,他的两项重要创举使得富达的辉煌得以延续:其一,产品创新。推出了一种可以开支票的货币市场基金,增加了货币基金的支付功能,凸显其良好的流动性;其二,服务创新。推出了免费的咨询服务电话,以客户满意为先,重视客户感受。从上世纪70年代末期开始,富达基金逐步摆脱困境,并在之后的20年内实现了大发展,在此期间更诞生了基金业的另一个传奇——彼得·林奇和麦哲伦基金。

  “基金业处于正常调整期”

  作为公司的主要筹建者之一,莫泰山先后任交银施罗德副总经理、总经理,为该公司于2009年上半年起跻身国内前十大基金公司立下汗马功劳。

  这是一段资产管理行业诸多人士耳熟能详的历史,之所以重新提起,是因为我们当下的处境似与当年的美国相近:今年上半年,公募基金业资产管理规模和份额规模再次双降,基金业绩沉陷于弱市泥沼中难寻亮色,行业形象在投资人心目中也遭到极大挑战。行业内不少人士在感慨“我们正在为2007年的快速发展还债”的同时,也在苦苦求索当下的突围之路。或许海外的那些历史,可以给我们一些启示。

  近年来,基金行业面临行业性的低潮,寻求“政策扶持”和“转型突破”的行业呼声非常高,可是在战龙看来,基金行业本身没有转型的必要。

  对于莫泰山的离职,无论是业界,还是媒体,都给予了高度关注。这不仅因为他是一家具有重要行业影响力的银行系基金公司的总经理,而且因为他具有特殊的行业经历。在加盟交银施罗德之前,他曾长期在证监会工作,历任基金监管部副处长、办公厅主席秘书、基金监管部处长。

  面对瓶颈 心态平和

  “我认为中国的基金行业不需要转型。基金行业的发展模式没有问题,空间依然广大。现阶段只不过是在经历了快速发展期后的正常调整而已,无须气馁。”他说。

  在国内61家基金公司中,虽然证监会官员出身的高管有数十位,但由公募转投私募者,莫泰山为第一人。“如果他不选择辞职,继续在交银施罗德干三五年,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一位内部人士说。

  纵观整个基金行业,有这样一种焦虑但又无奈前冲的状态:即使新基金首募规模已经降至冰点,但还是要不断发行,以保住自己的市场份额,以防“同行的马圈走了自己的地”。而采取这种扩张性的销售策略,就必须付出高昂的成本,这中间的平衡和计算,确实是另一种辛苦。

  战龙说,资本市场的低潮期,往往就是基金行业发展的低潮期。国际国内的历史规律都是如此。A股市场从6100点下跌至今跌幅近半,这样的背景下,偏股基金发行规模有所回落非常正常。“与其说,现在基金行业发展的速度慢了,不如说是,经历了上一轮牛市后,市场和行业的预期都过于高了。”

  然而,他仍然选择了辞职,并且去向既不是其他国有金融机构,也不是回归仕途,而是一家完全民营性质的资产管理公司。这让很多业界人士强烈地感觉到一种扑面而来的气息,即民营资本加速进入资产管理业,这已不仅是一种理论探讨,而正在成为现实。

  这只不过是行业生存状况的一个侧面。近段时间以来,大家对于行业所处困境的讨论越来越多,悲观的气氛愈加浓烈。

  战龙认为,过去那么多年,中国基金行业的整体业绩是战胜了基准的,这在国外也是个不错的业绩。未来的牛市,有着超额业绩的公募基金行业仍会再次获得发展机遇。

  私募挑战新高

  其实,跳出这个行业,以更宏观的眼光审视,我们不必有太多的困惑和纠结。资产管理行业本来就是一个典型的周期性行业,随牛市而发展,在熊市中蛰伏,呈现出螺旋式上升的发展轨迹。资本市场的低潮期,往往就是基金行业发展的低潮期,国际国内的历史规律莫不如此。

  从这个角度出发,战龙认为,目前的公募基金行业无须特别的保护,相反,低潮恰恰是磨炼羽翼、夯实发展基础的好时机,客观认识到目前阶段特点的基金公司,应把完善平台、夯实公司基础当作第一要务。

  自2007年以来,吕俊、江晖等明星基金经理“奔私”逐渐成为一股潮流。经过12年的规范发展,公募基金业培养出一批基金经理,他们不但具有较强专业投资能力,而且已积累了一定的个人财富,这为他们转投私募、创办所有权属于自己的私募基金公司,准备了条件。

  大家都知道,上世纪70年代,美国基金业也经历了漫长的十年熊市,我们的美国同行同样经历过所谓的发展瓶颈期,这种局面威胁到很多公司的生存,也有很多人对这个行业忧虑重重。但市场变幻,诸如富达一样的优秀公司最终穿越了漫漫熊市,并在下一轮牛市中获得了更大的发展。

  “与其埋怨公募基金的产品在银行渠道不受重视,不如踏踏实实地作好平台和积累。基金行业的发展有其自然规律,现阶段也已不太可能通过保护措施来获得发展空间,做不到,也无须如此。”战龙认为。

  同时,相对于公募基金业的巨大规模而言,阳光私募基金仍处于起步阶段。随着国内理财市场大量高端个人客户的兴起,私募产品需求巨大,这为公募基金的部分基金经理“奔私”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会。

  诚然,我们目前所面临的问题更为复杂,除了市场的因素之外,还要面对银行理财、券商资管、信托产品的挤压,公募基金行业的确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但透过这些短期的困难,我们更应该看到,这个行业在中国才经历了短短的十几年,就走过了发达国家几十年发展的道路,在快速上升过后经历一些调整、喘息,是必然的也是很正常的,而基于中国未来巨大的理财市场,这个行业的发展空间依然广阔。所以我们觉得,目前的低谷只是暂时的,我们也完全无需气馁。

  夯实平台 待机守时

  只有公募和私募获得平衡发展,资产管理业才有望走向健康、强大。目前,国内公募基金业在长期的政策扶持下,已获得超常规发展,但私募基金却受到压抑,处于相对滞后的状态,因此,部分公募基金经理流向私募,成为一种难以逆转的潮流。

  尽管如此,回归现实,在短期内行业竞争如此残酷,我们如何才能真正做到超脱和平和?我想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既要考虑竞争,而又不能被竞争所裹挟,坚定自己的理念,更多的与自己较劲,而不要被竞争把持了自己的方向。或许,这个行业有很多公司未必是因为竞争而被别人消灭的,大部分可能都是自己跑死的,或是运动过量过劳死的,或是太急于登高摔死的。

  那么在熊市里基金最应该做的是什么呢?战龙认为是夯实整个公司的基础:把公司的体制机制完善,人才团队的梯队建设好,把前中后台各部门的职业水准都提高,这才是现在的关键要务。“牛市时候玩命去发展,没空搞建设。现在调整期来正是大搞建设的时候。”

  迄今为止,公募转投私募者主要以投研系统的人员为主,市场和后台系统的公募基金人员转投私募的较少,基金公司总经理级别人员转投私募者更少,主要是因为大多数私募基金公司的规模在现阶段仍难以容纳非投研系统的精英,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私募基金业整体仍比较弱小的现状。

本文由冠亚体育平台-冠亚体育网站「官网」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  交银Schroder基金集团总老板 战龙,基金行当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