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完善新三板市场体系,目前新三板市场流动

综上所述,做空机制才是可以促进流动性好转的良药,比降低投资者门槛更有效。

中融信托投资经理柏谦也认为,由于券商自有资金不足,很多券商并不是以交易商的角色,而是以PE的角色参与做市,希望赚取差价,而不是期望扩大交易量,赚手续费。

只说一点,完善市场摘牌制度。

投资机构和投资者可以依靠自己的能力,不仅通过发掘企业价值赚钱,还能通过发现企业问题获利。做空机制可极大限度的激发投资者研究企业的动力。吸引更专业的投资者进入新三板市场,从而带来新鲜的资金流。研究机构价值也能最大化。

上海一家小型基金公司新三板业务部人士也表示,做市商数量不足,而新三板企业过多,这是流动性缺失的一大原因。

再PS:退市了,我的股票怎么办?两个选择:①要么在退市整理期卖出去;②要么等恢复上市。

新三板市场的定位于服务于中小微企业,服务于创新、创业。那么延续三公原则、阴阳平衡道家思想,完善制度建设是必然。但我们不能仅仅停留在挂牌与退市的制度上,更要体现着投资方式、赚钱效益上。

做市商数量不足则是业内认为做市流动性欠佳的另一原因。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布置的五大任务之一:着力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重点即加快发展企业直接融资。

二、做空机制让多空充分博弈,有利于企业价值发现。无论是恶意做空还是善意做空,都能让企业家回到公司治理、发展主营业务的核心工作上。多空交易的博弈结果更能体现价格真实性。企业正面和负面报道大量涌现后,更能成为投资决策参考,更有利于价值发现。为定增定价提供有效价格参考。

万家基金总经理助理张军也称,市场参与者数量较少是流动性不足的重要原因。

——改革优化协议转让制度,发展做市业务。进一步完善市场交易机制和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制度,发展培育多元化的机构投资者队伍,扩大长期资金的市场供给。

好的制度将坏人变好,坏的制度将好人变坏。

银河证券新三板业务总部高级副总经理贺辞也认为,一是做市商的家数少,竞争程度不够;二是券商只能用自有资金做市,每家由于业务定位不同,投入也各不相同,若放开其他金融机构或产品参与做市,将对促进新三板市场流动性有积极意义。

退市制度是资本市场一项基础性制度,是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发挥作用的基石。可惜我们的退市现实是——“就是不退”,导致上市公司“停而不退”,并由此引发了“壳资源”的炒作,以及相关的内幕交易和市场操纵行为。新三板教父程晓明说的好:要用退市倒逼上市。

对于投资者来说,500万的开户门槛并不是真正的问题,新三板真正的问题在于赚钱效应。

自2014年8月25日,新三板做市转让制度正式实施,至今,正好满一年。新三板市场做市深陷流动性困境,多位业内人士分析,投资者门槛过高、做市券商的定位偏差、做市商数量不足、政策预期不明朗等是主要成因。

优化协议转让,这是查漏补缺,不说。完善管理制度,不说。说两点。

前言:子沐君有这想法一年多了。新三板的流动性问题一直是被市场诟病的对象,市场提出的解决预案层出不穷,但,是否有效尚待验证。

贺辞称,“后市的政策利好大部分集中在交易层面,如分层竞价交易、投资门槛降低、转板制度等。若交易制度进行改革,将会对二级市场的交易有较大的提升。”

这是关系中国经济未来的大事,不是一个分层可比拟的。

而新三板流动性要想好转,肯定不能依赖那金字塔顶端的5%的好企业,而要依赖中间的大部分寻常的企业。吸引资金的办法是赚钱效应,赚钱效应依靠制度供给。

新鼎荣辉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弛认为,最近热议的新三板分层制度,其中分层之一的标准就是企业是否做市。而PE/VC成为做市商,改变目前80余家证券公司利用牌照优势躺着赚取做市利润的现状,放入鲶鱼,也将是近期新三板做市制度的重大调整。

图片 1

在交易制度上,为什么有那么多企业从做市转回协议?这是因为做市制度本身不符合公平原则,做市商只在股价上涨时提供流动性,在下跌时吸收流动性。失去阴阳平衡,就必须改革,因此才有引入私募做市,希望能改变股价下跌时的流动性困局。

天弘基金股权投资部基金经理李蕴炜认为,目前新三板市场流动性困局是由于投资者门槛设置过高造成的。

我一算,12万卖10万,但我能收到现钱去搏一百万,这事儿合适,同意!

再回头看看,为什么我们总说A股市场是一个“赌场”?因为A股的退出机制千呼万唤后,依然没有真正落地,就算退市,也是进入老三板,还有复活的机会,A股壳资源的价值就在此。做空机制虽然推出,但中小散户很难参与,期权、股指期货门槛把中小散户挡在外面,却成为机构收割“韭菜”的工具。

李蕴炜称,做市成交量不如协议转让活跃,首要原因是具备做市资格的券商数量有限,资金有限,单只个股的做市资金被做市商明显分摊。

二、强化新三板市场的融资功能

有投资机构表示,在挂牌的万家企业中,真正值得投资的企业只有5%,可以说是万里挑一。虽然信息披露公开,市场监管公正,但是投资者也只能跟A股一样,通过做多赚钱,所有投资者都只能寻找那5%的优质企业,犹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投资者门槛过高导致投资者数量不足,这是业内认为新三板流动性缺失的重要原因。

PS:退市说的是主板,新三板叫摘牌。

一、当前,新三板企业报道与A股市场趋同,做空机制可完善社会化监督。媒体报喜不报忧成为主流,负面报道仍被理解为敲竹杠的营销扰动行为。这与媒体监督的职能不相符。企业在舆情中投入大量资金,用于影响投资人的判断,辅助企业融资。而做空机制不仅能让媒体监督职能最大化,还能发动全市场共同参与,实现社会化监督,让舆论导向更公平。

上海某中型私募的新三板投资经理表示,“券商在新三板做市过程中话语权较大,很多做市商都停留在初级阶段,往往为了拿股权去做市,按照PE的方式去投资,捂股惜售,使得交投不太频繁,比如投资者主动去买股票时,价格会立马提高。他们考虑的是拿股权赚钱,而不是为公司服务、提供报价和流动性。”

——坚持创新发展与风险控制相匹配,完善市场摘牌制度和市场监管规则和技术系统,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三、做市机制为企业家上了一把锁,跑路、毁掉企业价值不是最优选择。新三板企业家跑路、掏空企业价值事件层出不穷。而做市机制可以让此类事件在交易中提前反应,给监管机构提前预警。公允价格形成后,企业融资更容易,这样能降低企业家道德风险。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券商作为做市商主体,本来的盈利机制应是促进市场流动性,赚取做市成交量的佣金,但实际中很多券商由于资金、盈利目标等要求,将自身定位为PE角色参与投资,捂股惜售,导致流动性严重不足。

硅谷天堂董事总经理邵文海在年会上呼吁,该让PE在做市这蛋糕上分一块。

股转公司推出分层机制,后续必然要推差异化制度,分层每年调整,维持条件每年考核。这样的制度安排,让企业能进能出,能上能下,制度公平的同时也达到了阴阳平衡。

国信证券场外市场部总经理鲁先德也表示,现有的投资者门槛是基于协议交易制定的,在交易方式多样化之后,做市制度出来后也没有发生变化,投资者适当性门槛实际上可以做一些更为多样化的处理。

三、交易机制逐步优化

在融资定价中,由于定向增发没有锁定期,参与定增的投资者与参与二级市场交易的投资者享有同样的流动性权利。

张军称,“与二级市场比,新三板市场门槛过高,参与者数量较少,加之近期市场信心受到严重打击,缺乏外部增量资金入场,市愁跃度自然不高。”

这才是重中之重。不管你什么交易规则,有多少做市商,没有投资者,一切都是扯淡。

定增制度保持不变,投资者只能通过企业发展,做多获取盈利。而二级市场上,投资者不仅可以通过做多赚钱还能通过做空获利。这样,在定增价格低于二级市场交易价格、流动性要求保持一至的前提下,二级市场投资者可以通过做空个股获利,这就弥补了价差与权利之间空隙。

九泰基金总裁助理郑立昌分析,理想的做市商盈利机制是通过促进市场交易,赚取做市成交量的佣金。但现在这个盈利机制尚未实现,很多做市商是通过买卖价差来实现收益的,就把做市业务当做投资了,背离了做市商制度设立的初衷。

一、完善新三板市场体系

而定向增发的价格往往要低于二级市场的交易价格。这就大幅降低了二级市场交易的热情,投资人都希望拿到比其他股东更低的价格,降低自己风险,在这样的意愿下,新三板二级市场逐渐失去定价能力。定增制度与交易制度在流动性管理上违背公平原则,造成阴阳失衡。

洪泰基金新三板负责人冯志认为,券商其他业务一般有明确的盈利模式,承销、经纪、自营业务等,基本都能获得稳定的盈利。但券商对于新三板还没有形成稳定的盈利模式,这也是导致其做市出现问题的原因。

远远不够,远远不够。做市制度,只有拥有足够做市商,拥有足够做市资本,才能发挥真正的推动流动性作用。

本文由冠亚体育平台-冠亚体育网站「官网」发布于电子商务,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完善新三板市场体系,目前新三板市场流动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