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比集资和投资更殷切的是PE/VC们的退出需要,对

本次减持的各家机构投资和回报情况如下:

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减持政策对市场的冲击很大。让机构持股实现合理有序退出也有利于实现资本市场良性循环。

7月25日,盘龙药业披露股东减持计划,苏州永乐九鼎、天枢钟山九鼎及其一致行动人拟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520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6%。本轮减持后,九鼎投资将套现1.39亿元。而九鼎在刚刚结束的上一轮减持中,已经减持了1%的股份。如果九鼎的连续两轮减持都能够完成,将可套现1.65亿元。

财报显示中持股份的增长势头良好,2017年营业收入达5.3亿元,同比增长29%;2017年净利润为6300万元,同比增长31%。

投中资本年度报告中提到,大量2010至2013年间成立的私募基金已面临必须退出的节点。同时,在经历前段时间的疯狂争抢项目之后,投资机构都进入了“冷静思考”周期,而前几年的大批投资也都面临退出问题。

对于2019年出现的大减持,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认为是多种因素叠加导致的:

联新资本拟减持不超过2%公司股份。

还有部分上市公司因为PE机构清仓式减持而收到监管函。新疆火炬就是其中一家。年初,新疆火炬发布股东减持计划,九鼎投资旗下7家机构拟通过通过大宗交易、协议转让、交易所集中竞价等方式,合计减持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2432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份17.19%。预计成功减持后,九鼎投资收益可达4亿元,投资回报率约800%。

资本市场一向如此。入行九年的李豪想了想说,“毕竟,这里没有完全的对错,只有清楚的输赢。”(文/柴佳音 编辑/陶辉东 来源/投中网)

在上交所的减持新规之下,这已经是减持速度的极限了。四家机构中,持股比例最高是启明创投,其旗下三只基金合计持有13.76%的股份,以最快的速度减持,减持完毕也需要1年8个月的时间。

深圳某国有机构投资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该不该退出不是以上市作为分水岭,是基于机构长期布局而决定的。企业上市以后,我们首先会对公司未来成长性做一个判断,再来决定退出策略。如果企业发展比较稳定的时期,我们就会选择退出。如果企业还有30%和40%的成长空间,我们可能会坚持持有。因为我们的基金体量比较大,会使长期投资和短期投资相结合。”

2017年上市的金域医学,2018年9月上市满一年以来,多个股东频繁、大额的减持引了投资者的注意。其中,公司前五大流通股股东中的国开博裕、国创开元、君睿祺以及君联茂林均发布了减持计划。部分股东在一次减持计划届满后,接连公布了第二次减持方案。据不完全统计,在一年左右的时间内,这些股东已累计减持超公司总股本的9%。同时,仍有多名股东的减持计划正在进行中。

4月12日晚间,中持股份发布公告显示,其投资方启明创投、红杉中国、纪源资本、联新资本等四家VC/PE将在未来六个月大幅减持公司股份。中持股份于2017年3月14日正式在上交所挂牌,目前刚过一年锁定期。

机构投资进入集中退出期

七月百家VC扎堆 下半年减持规模可达1300亿

但比集资和投资更殷切的是PE/VC们的退出需要,对于VC/PE来讲减持经常意味着完事退出拿carry。纪源资本拟减持不超过2%公司股份。

与此同时,红杉信远、红杉聚业拟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大宗交易或协议转让方式合计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 20,940,005 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 5.23%。其中红杉信远减持不超过 12,564,003 股, 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 3.14%;其中红杉聚业减持不超过 8,376,002 股,即不超 过公司总股本的 2.09%。红杉信远、红杉聚业均为红杉资本管理基金及投资平台。

这样的无奈给原本“获利为本”的减持行为蒙上了一层“悲剧色彩”。“因此,所谓的‘2019年减持力度空前’,对机构而言,很难从绝对意义上评论好坏。”他告诉投中网。

启明创投的三只基金拟合计减持不超过4%的公司股份。

另一名深圳投资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有些限制政策反而让机构一到时间就扎堆减持,毕竟基金存续期有限,而目前国内基金的退出渠道也比较单一。“我们有个项目已经锁定3年了,按照证监会的规则,我们可能还要陆续减持8年才能从项目中退出,所以这个游戏规则不合符市场规律。”甚至有投资人提出,希望规则能修改到符合市场,否则很多机构难以存活。

泽星投资,是一家来自瑞典的外资私募。老百姓招股书披露,EQTGreater China II Limited基金通过一系列特殊目的公司间接持有泽星投资99.30%的股权。这说明泽星投资只是个投资平台,背后的实控者为EQT。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EQT是一只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成立于2006年,总承诺出资额为5.35亿美元,专注于股权投资业务。EQT背靠瑞典私募股权公司殷拓集团,殷拓集团的背后则是全球知名投资机构——瑞典银瑞达集团。

减持计划披露后,4月13日中持股份的股价出现了5.48%的跌幅。实际上,在减持新规之下,各家机构此次减持的比例不是太大:

国金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曾预测,2019年A股潜在解禁规模可达3.32万亿元,环比增长13.55%。银河证券曾分析指出,根据中信行业分类,2019年以来所有行业均出现净减持,其中净减持数额最大的5个行业分别是电子元器件、银行、医药、机械和计算机。截至4月23日,今年大部分行业净减持金额已经超过2017年全年,7个行业已经超过2018年全年。可以预见,后续市场减持压力依旧较强。

2018年3月初,中国证监会出台《上市公司创业投资基金股东减持股份的特别规定》,区分创投基金的投资期限,形成了投资期限与首发前股份减持时间区间反向挂钩的机制:对于在公司IPO前投资期限不足36个月的,按照现行减持规则执行;投资期限满36个月但不足48个月的,现行规定中减持比例(集中竞价交易1%、大宗交易2%)的减持时间区间由任意连续90日缩短至60日;投资期限在48个月以上的,则由任意连续90日缩短至30日。

红杉中国拟减持不超过2%公司股份。

PE/VC二级市场扎堆减持

7月23日,主板上市公司老百姓公告显示,公司收到泽星投资出具的《减持计划告知函》。函件指出,泽星投资拟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8533.87万股,即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29.78%。

启明创投合伙人张勇评价,中持股份团队是国内环保行业非常少见的,有长远眼光又不失脚踏实地。中持股份成立之时,中国的污水处理行业已经初具规模,几家行业龙头已经完成了第一轮占领。江浙等沿海发达地区是污水处理行业的大本营,而这些区域三分之二的市场已经被瓜分完毕。中持股份另辟蹊径,率先下沉至河南、河北等内地省份的中小城市,从而打开了市场局面。

5月6日,永东股份发布《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减持公司股份的预披露公告》,其中表述,深圳市东方富海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计划在减持股份的预披露公告发布之日起15个交易日之后的六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不超过 6,666,585 股公司股份(占截至2019年4月29日公司总股本比例 2%),且在任意连续90个自然日内减持数量不得超过公司股份总量的 1%。其中减持原因为自身资金需要。

对于VC/PE来说减持通常意味着完成退出拿carry,但也并不是所有机构都如此,VC/PE亦不乏被套牢者,乃至出现“缺钱式减持”。一位PE人士点评道:“所谓的‘2019年减持力度空前’,对机构而言,很难从绝对意义上评论好坏。”

中持股份是一家创办于2008年的污水处理企业,其体量在A股的同类企业当中并不起眼,上市后市值仅20多亿元。

2019年5月27日,堪称“史上最严”减持新规出台两周年。两年间,关于减持新规的讨论在PE/VC圈内从未停止过。有投资人认为,通过对受限主体的扩大和减持操作的约束,减少利用一二级市场利差进行快速套利的机会,一次性清仓式减持得到一定遏制,短期内对一批激进的投机型基金也产生了“挤出效应”。

外资PE清仓式大减持

但这样一家“小公司”,获得了启明创投、红杉中国、纪源资本、联新资本等众多VC/PE机构的青睐。中持股份历史上进行了三轮外部融资,融资规模达2.55亿元。

2019年或将是基金的集中退出期,后续市场减持压力依旧较强。

而在此减持计划公告的前一天,深创投、红杉刚刚完成了上一轮减持,其中深创投完成减持0.91%;北京红杉信远完成减持0.6%,天津红杉聚业完成减持0.4%。

本文由冠亚体育平台-冠亚体育网站「官网」发布于电子商务,转载请注明出处:但比集资和投资更殷切的是PE/VC们的退出需要,对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