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山乳业的退市,该厂商老总曾是浙江大户

在退市之前,辉山乳业有过几次自救的机会。

辉山乳业为何沦落到如此境地?

在2019年8月,有媒体报道称,历时两年多的辉山乳业资产重整,终于进入了新操作阶段。按照《投资方案》显示,伊利拟投资15亿元获得新辉山公司67%的股权,并承接辉山乳业的所有债务。新公司架构为优然牧业、伊利及其他战略合作伙伴共同出资所设立的有限合伙企业,与转股债权人共同持有新辉山公司股权。在介入辉山乳业资产重整同时,伊利方面已要求辉山乳业不同类型债权人都得大幅削减债权金额。

失信被执行人即俗称的“老赖”。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将会有许多不良后果,比如在融资信贷、市场准入、资质认定等方面受到信用惩戒。

2017年12月,辉山乳业发布公告称,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裁定,接受辉山乳业债权人提出的对该公司两家主要附属公司破产重整的申请,正式启动破产重整程序。

然而,辉山乳业的资产重整之路并不顺利。

2017年12月,辉山乳业发布公告显示,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裁定,接受辉山乳业债权人提出的对该公司两家主要附属公司破产重整的申请,正式启动破产重整程序。

辉山乳业暴跌的导火索是因公司遭中行审计发现,账上30亿资金被转出投资沈阳房产,无法收回。

“企业能走多远,品牌能否做成百年老字号,取决于企业是否能放弃短视、极目远眺。现在中国乳业重要的是做品质,不是做规模。辉山的目标不是盲目做大,而是养好牛,做好奶。辉山乳业将在不远的将来走向五大洲、四大洋!”杨凯说。

12月18日,联交所宣布,12月23日上午9时起,对辉山乳业的上市地位予以取消。该公司的股份自2017年3月24日起已暂停买卖。

辉山乳业的退市“审判”终于落锤。18日晚间,港交所公告称,自2019年12月23日(下周一)上午9时起,辉山乳业的上市地位将根据除牌程序予以取消。

300亿市值灰飞烟灭

所有的一切,由此烟消云散。

港交所公告称,辉山乳业的股份自2017年3月24日起已暂停买卖。2018年3月27日,联交所上市部认为该公司并未符合《上市规则》第13.24条有关拥有足够业务运作或资产的规定,故根据《上市规则》第17项应用指引将该公司置于除牌程序的第一阶段。

“浑水”使用无人机拍的辉山养牛场的照片,显示养牛场的屋顶都破了。

早年间,辉山主营上游业务,通过养殖奶牛提供原奶销售,其中大部分销往第三方,少部分用于内部生产,其下游的乳制产品主要供应以沈阳为主的辽宁市场。

金融类债权高达380亿

2004年12月,在美国隆迪取得沈阳乳业全部股权5个月后,总经理杨凯获得了沈阳乳业50%的股权。辉山乳业上市招股书里的解释是,“基于杨凯对沈阳乳业及所有其他合营公司所做的贡献”,业务伙伴将沈阳乳业的50%权益转让给杨凯。

辉山乳业为什么会“崩”?这就要从做空机构“浑水”的两次沽空狙击说起。

文章来源:网络

两年前,一家东北上市公司辉山乳业,被做空机构盯上了,当天暴跌了85%,随后停牌至今。

股价崩盘之后,2017年12月7日,辽宁省盘山县人民法院公布,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列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而就在去年,他还作为辽宁省首富登上过胡润百富榜。

一份时间为2017年8月的辉山重组资料显示,仅金融类债权就高达380亿元,偿债难度十分巨大。此后2年间,辉山开始进入漫长的重组阶段。

2004年7月,沈阳市农垦联合企业总公司彻底退出沈阳乳业,沈阳乳业又由中外合资变为外资美国隆迪独有,杨凯为沈阳乳业新任总经理,负责日常运营管理。

朋友的 婆婆有个不好的习惯,爱当着孩子的面换衣服、裤子。朋友撞见过几次都很尴尬,婆婆却很无所谓。

资料显示,辉山乳业历史可追溯到1951年,目前主要从事奶品及婴幼儿配方奶粉生产及销售,是国内第一家具备脱盐乳清粉商业化生产资格的企业,是辽宁省最大液态奶生产商。2013年9月,辉山乳业在香港主板上市。此后,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先后在2015年和2016年成为沈阳首富和辽宁首富。

辉山乳业成立于1951年,前身是沈阳农垦总公司下属的企业。据介绍,1998年底,沈阳农垦总公司将沈阳地区的多个畜牧场、牛奶公司、乳品加工企业整合在一起,组建了“沈阳辉山乳业集团”。

果不其然,2016年12月16日开始,辉山乳业开始出现问题,最后资金链断裂,引起质押股票强行平仓,股价发生“断崖式”下跌。

此时距离辉山乳业除牌程序第二阶段届满日期(2019年3月12日)仅有月余。不过,据报道,4月,辉山乳业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由于以银行为主的普通债权人与有财产担保债权人反对比重超过50%,《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有限公司等八十三家企业重整方案草案》在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上被否。

辽宁昔日首富成老赖

2

辉山乳业被强制退市

此后,辉山乳业也于2019年5月3日进入除牌程序的第三阶段。在第三阶段,有媒体报道称伊利乳业或将以15亿元入主辉山乳业,成为后者新的重组方。随后,伊利方面回应媒体称,“项目还在商谈中,还存在不确定性”。

作者:投资君

2017年3月,辉山乳业爆发债务危机,当年3月24日,公司股价闪崩,盘中一度暴跌90%,一小时内市值蒸发320亿港元。自此,辉山乳业开始了漫漫停牌路。

在杨凯带领下,辉山乳业首创从饲料种植直至售后服务的一条龙模式。在产品源头,他们设计“自营牧场”,建立世界最大的奶牛养殖基地。“当别人把80%的精力和资金用在营销上时,辉山却把80%的精力与资金用在投资大、周期长、见效慢的养牛事业上。正是这样一条看起来非常曲折的弯路,让辉山乳业异军突起,赢得消费者的信赖与尊重。”一篇文章曾如是说。

2016年杨凯以260亿身家,登上了胡润百富榜,排在第66位,也是辽宁首富。

此后,辉山乳业也于2019年5月3日进入除牌程序的第三阶段。在第三阶段,有媒体报道称伊利乳业或将以15亿元入主辉山乳业,成为后者新的重组方。随后,伊利方面回应媒体称,“项目还在商谈中,还存在不确定性”。

此后,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先后在2015年和2016年成为沈阳首富和辽宁首富。

从辉山乳业的事例中我们不难发现,一个企业想要逃离被做空的命运, 其自身就需要不断完善自己,从根本上提高公司的抗风险能力, 减少公司的违规行为,避免在运营的过程中出现问题,一旦有问题就需要立马去解决, 只有时刻保持着这样的危机意识, 用运营事实说话、用真实的财务数据说话,才能使自己拥有对抗危机的本钱。

今年2月8日,辉山乳业发布公告,称现有的内地管理层向管理人提交了涵盖83家中国附属公司的重组计划,如果完全照该计划实施,83家中国附属公司资产将从集团中划分出来,注入到新成立的公司。

时间回到2017年3月24日。

6

两年前被做空机构狙击

2017年12月,辉山乳业发布公告称,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裁定,接受辉山乳业债权人提出的对该公司两家主要附属公司破产重整的申请,正式启动破产重整程序。

通过调查财务报表, 实地调查牧场建设情况以及苜蓿种植情况、供应商和销售商、生产设备等方式, 对辉山乳业进行了调研, 发现辉山乳业存在较为严重的财务造假行为。主要有四点:

作为辽宁沈阳老牌乳企的辉山乳业,于2013年在香港上市,在2017年3月24日之前,市值约为400亿港元。为何沦落到如此境地?

失信被执行人即俗称的“老赖”。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将会有许多不良后果,比如在融资信贷、市场准入、资质认定等方面受到信用惩戒。

据统计,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爆发时,涉及的金融债权高达上百亿,涉及70多家债权人,包括23家银行,十多家融资租赁公司以及部分P2P、私募机构。

港交所表示,直至2019年11月15日辉山乳业除牌程序第三阶段届满前,辉山乳业并没有提交任何复牌建议。因此,港交所决定取消该公司股份在港交所的上市地位。

据了解,2002年沈阳乳业还是东北最大的液态奶企业,液态奶产量仅次于光明、三元和伊利,排全国第四。当年沈阳乳业进行了改制,引入外部资金进行合资,由国有控股变为中外合资。

辉山乳业将有最后六个月的期限提交可行的复牌建议,以证明其符合《上市规则》第13.24条拥有足够业务运作或资产的规定。若至除牌程序的第三阶段结束时,港交所仍未接获可行的复牌建议,该公司的上市地位将予以取消。

浑水质疑辉山过高的杠杆已使辉山处于违约边缘,其股权价值接近零。“即使假设辉山的财务不存在欺诈,公司也似乎由于其过度的杠杆而处于债务违约的边缘。”浑水在报告中指出,其信用风险极高,杠杆十分庞大。

1、浑水在报告中称:该公司至少自2014年起就虚报利润,主要是因为它谎称苜蓿饲料基本上是自给自足的。辉山曾表示,苜蓿生产自给自足是其毛利润业界领先的的主要驱动力;但浑水发现大量的证据表明,辉山长期以来从第三方购买了大量苜蓿,价格高于其宣称的自产成本。

本公司所有股东及投资者须留意,自2019年12月20日起,尽管股票仍继续有效,该股份将不再继续上市,亦不再于联交所买卖。其后,本公司将不再受上市规则规管。

浑水在报告中称,该公司至少自2014年起就虚报利润,主要是因为它谎称苜蓿饲料基本上是自给自足的。辉山曾表示,苜蓿生产自给自足是其毛利润业界领先的主要驱动力;但浑水发现大量的证据表明,辉山长期以来从第三方购买了大量苜蓿,价格高于其宣称的自产成本。

“这一笔做空浑水并没有赚到太多,因为辉山乳业股价未见大幅下跌,显然是股东和股东相关人士有意增持,问题的关键在于资金链什么时候会断。”

根据公告显示,2019年12月6日,联交所向本公司发出信函,通知联交所上市委员会决定根据上市规则第 17 项应用指引下的除牌程序取消本公司股份于联交所的上市地位。联交所确认该股份之最后上市日期为2019年12月20日,而股份的上市地位将于2019年12月23日上午9时正起取消。

更多热点

港交所公告称,辉山乳业的股份自2017年3月24日起已暂停买卖。

上市的企业不计其数, 好坏有时也难以辨别,只能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直至最后,眼看他楼塌了...

2016年12月,知名做空机构浑水先后两次狙击辉山乳业,直指公司发布虚假财务报表,夸大产奶量,编造“苜蓿自给自足”谎言,公司价值接近于零。

2、浑水质疑该公司董事会主席杨凯涉嫌挪用公司资产,从辉山至少窃取了1.5亿元人民币的资产。该机构称,实际涉及金额可能更高。浑水发现,一个拥有至少四个奶牛场的子公司未经通知地转让给了未经披露的关联方,而杨凯则是该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辉山乳业的苜蓿大量是外购的, 利润虚增;

图片 1

股价图像瀑布一样:

根据港交所公告显示,由于该公司未能遵守《上市规则》第13.24条发行人须拥有足够业务运作或资产的规定,港交所于2018年3月27日按《上市规则》第17项应用指引的规定,将该公司置于除牌程序的第一阶段。

浑水质疑该公司董事会主席杨凯涉嫌挪用公司资产,从辉山至少窃取了1.5亿元人民币的资产。该机构称,实际涉及金额可能更高。浑水发现,一个拥有至少四个奶牛场的子公司未经通知地转让给了未经披露的关联方,而杨凯则是该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2013年9月,辉山乳业在香港主板上市。

推荐一个我的朋友:颜妍,一位长期致力于亲子育儿事业的宝妈,以理论结合自身实践给出一些小建议,在育儿路上让大家少走弯路。

此后,辉山乳业于2018年9月27日进入除牌程序第二阶段。2018年12月20日,辉山乳业系列企业向管理人提交重整计划草案(初稿),涉及2702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 5155笔债权、720亿元。

3、浑水质疑辉山过高的杠杆已使辉山处于违约边缘,其股权价值接近零。“即使假设辉山的财务不存在欺诈,公司也似乎由于其过度的杠杆而处于债务违约的边缘。”浑水在报告中指出,其信用风险极高,杠杆十分庞大。

2、再次狙击:数据造假

今年2月8日,辉山乳业发布公告,称现有的内地管理层向管理人提交了涵盖83家中国附属公司的重组计划,如果完全照该计划实施,83家中国附属公司资产将从集团中划分出来,注入到新成立的公司。

亲子第一课堂

金融类债权高达380亿元

通过调查后,浑水就发布了第二份做空报告, 指责辉山乳业销售数据作假、奶牛产奶量造假、网端乳制品销售量造假。值得注意的是,辉山乳业在其奶牛养殖场的资本开支也存在欺诈行为,估计夸大程度在8.93亿到16亿元人民币之间,资本开支造假的主要目的可能是为了掩盖其在收入报表中的欺诈行为。

图片来源 / 图虫创意

来源:投资圈

股价崩盘之后,2017年12月7日,辽宁省盘山县人民法院公布,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列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而就在去年,他还作为辽宁省首富登上过胡润百富榜。

本文由冠亚体育平台-冠亚体育网站「官网」发布于资讯报告,转载请注明出处:辉山乳业的退市,该厂商老总曾是浙江大户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