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公司的投资总监李旭利,他

  赵娟

  《投资者报》研究员 刘宗源

  导言:公募基金的规模已经接近2.5万亿,基金持有人3000多万,远超过股票投资者,但是作为其核心竞争力的高端人才却在持续大量流失,公募基金还可以信赖吗?“大而不强”会是它最终的宿命,制度设计的缺陷正凸显弊端,是时候检讨与反思了。--经济观察报联合新浪财经从本期起推出系列策划“公募基金批判”。

  公募基金界又一位赫赫有名的大牌基金经理离开了。

  离开公募基金不到3个月的前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投资总监李旭利,近期再次成为基金界关注的焦点。他转投私募基金之后发行的首只基金——重阳3期顺利募集11亿份,成为目前规模最大的阳光私募信托产品,在没有庞大的营销团队和广泛的销售渠道支持下,私募产品能达到这个规模,无疑是市场对明星公募转投私募基金经理的高度认可。

  赵娟 黄利明

  上个月底,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公司的投资总监李旭利 “因个人原因”辞去肩负的职务,目前正在家休息。而李旭利即将加盟私募基金的传言,再次引发基金业界对公募基金人才流失问题的议论。

  从2006年开始,随着证券市场制度的逐步完善和市场行情的不断红火,公募基金规模出现了井喷式的扩大,随之而来的基金经理排名压力、个人收入和业绩考核不尽理想、公募基金运作受限较多等问题日益凸显,不少明星基金经理开始思变,摆脱公募基金的种种束缚。

  杭州西湖,孤山岛上,有着160年历史的楼外楼是这周围唯一的一家饭店,可以欣赏到西湖最美的景色。数位年轻人慕名走进这家饭庄,进门处四位迎宾小姐并没有给予他们应有的热情。

  事实是,公募基金业内曾经风光一时的明星基金经理阵容,如今只剩下华夏基金王牌基金经理王亚伟这个“光杆司令”。

  从公募基金出走的基金经理多数是曾经的“明星基金经理”,从早期的博时基金肖华、工银瑞信基金的江晖、上投摩根的吕俊,到李旭利,他们大部分都曾是基金公司的投资总监或者副总监,均是所在基金公司投资管理的核心人物。这些人在改投私募基金之前,赚钱能力究竟如何?是否与明星光辉名副其实?

  用餐完毕,他们只有一个判断“这里只能来这一次。”

  交银失爱将

  《投资者报》数据研究部通过统计目前管理私募基金的原公募基金经理业绩时发现,他们在管理公募基金时确实创造了不错的业绩,从投资管理已实现的赚钱总数看,他们离任时大部分没有亏损,且平均赚钱总数远高于现任基金经理。13位投奔私募的基金经理在管理公募基金时平均赚得31亿元,远超目前公募基金经理人均赚下的1.72亿元,是后者赚钱数的18倍。

  其中一位年轻人询问后得知,这是一家国营饭店,于是慨叹:“国营不能来啊!”紧接着又笑言:“公募基金不能呆啊!”

  6月12日,李旭利接受本报采访时,坦然承认辞职一事,并表示,目前正在休假。

  此外,与现任公募基金经理相比,这批“改头换面”的基金经理在超越大盘(以上证综合指数为比较对象)方面也显示出私募基金的强势,不仅平均超越幅度高于公募基金,且全部超越大盘,同时,在整体盈利的稳定性上,转投私募的基金经理也优势明显。

  这是一批从事基金管理的年轻人,他们的这段插曲演绎为基金业内流传的段子,却多少映照出当下公募基金公司的状况。虽然它具备强大的规模优势,但众多基金经理依然选择离开。

  2005年,李旭利加入交银施罗德基金任投资总监。李旭利先后管理了交银施罗德稳健和交银施罗德蓝筹两只基金,尤其在宏观研究和大趋势判断上著称,并打造了交银施罗德重视宏观研究的投资团队和理念。

  平均赚31亿走西口

  李旭利的启示

  2005年李旭利曾大胆预言,“几年之后,我们将俯瞰今天的历史低点”;2006年5月,李旭利公开提出“千金难买牛回头”;2007年9月,李旭利写下“致交银施罗德蓝筹股票基金份额持有人的一封信”,提醒其基金持有人“中国股票市场的估值水平已经逐步脱离企业基本面的支撑……”

  离开公募基金业去做私募基金,这并不是每位公募基金经理都有本事能走上的道路,在《投资者报》8月17日独家首发的“454位基金经理赚钱榜”上,35%的基金经理自2004年以来管理的基金都处在赔本状态,平均每人亏损5亿元。

  李旭利的辞职只是公募基金不断持续的人才流失故事中的最新一个。

  目前,交银施罗德旗下已有12只基金,资产规模接近600亿元,在业内排名第13位,今年以来,交银施罗德旗下基金平均业绩也保持在业内上游水平。

  显然,这些还处在亏损状态的基金经理还是待在公募基金比较好,因为那里旱涝保收,无论赚钱还是赔钱,每年都有上百万的年薪和奖金入账。

  11年前,从“五道口”(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95级经济学硕士毕业的李旭利,没有选择银行等单位的高薪职位,而是出人意料地选择了一家正在筹建的基金公司——南方基金,这是中国首批成立的三家基金公司之一。

  对于交银施罗德的总经理莫泰山来说,李旭利是他的臂膀、有力的助手。但是,莫泰山并没能留住他这位昔日的大学和研究生同学。

  敢于走上私募之路的人一定有些资本,《投资者报》统计2006年以来走上私募之路的主要公募基金经理时发现,他们在离开时,全部带着平均31亿元的赚钱身价离开旱涝保收的公募行业。

  李旭利的工作履历如其投资一样稳健,在南方基金一呆就是7年,从研究员、交易员一步步做到基金经理、投资总监。

  交银施罗德公司内部的人士,在对本报谈及李旭利的离开时,都表示惋惜,并用“功成身退”来表述他的离开。

  列入统计的前公募基金经理包括易方达基金梁文涛、工银瑞信基金江晖、长盛基金田荣华、博时基金肖华、嘉实基金王贵文、广发基金何震、泰达荷银基金李泽刚、信达澳银曾昭雄、华夏基金石波、嘉实基金赵军、上投摩根吕俊、富国基金徐大成和交银施罗德李旭利共13人。

  并且,李旭利和他管理的基金经历了A股牛熊交替的完整周期,还取得了良好的业绩。李旭利甚至一度成了“南方稳健”风格的代名词。

  对于这位明星基金经理的去处,业内流传多个版本,或转投其他合资基金公司或转投私募。李旭利表示:“目前还在静默期,未来还没有打算,是休息还是创业,一切皆有可能。”但他也强调,“再为别人打工的可能性不大。”

  上述13人中既有在2007年投奔私募的,也有此后两年才投奔私募者,我们对其在公募期间赚钱总数的统计时间段,依然与“454位基金经理赚钱榜”一致,即始于2004年2季度,终于其离任之日。

  在南方基金期间,李旭利以出色的业绩获得认可——十佳基金经理、晨星年度基金经理奖以及连续两年的金牛基金奖。

  6月12日,离开后的李旭利在电话中对本报直言,现在很享受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感觉,“前几年是一种责任感,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天天要去上班。”

  《投资者报》统计数据显示,13位投奔私募的基金经理中,有1位管理的基金净收益累计为亏损,12位赚钱,平均赚钱31亿元。而截至今年二季度,公募基金经理平均每人累计实现的赚钱总数为1.72亿元,远低于投奔私募的基金经理离任的平均身价。

  值得一提的是,2006年李旭利曾率旗下基金在某银行股上市当日低价买入,然后在其触摸高位的时候,李旭利又果断决策,旗下基金全部出局。

  孤独王亚伟

  从赚钱总数看,这13位基金经理离任时累计赚取406亿元,而454位现任公募基金经理同样的时间段,共赚得782亿元。约用了35倍的总人数,赚取的收益率仅为两倍。

  仅此一单,交银就大赚100%。

  “如果多数人都选择离开,现在王亚伟才是少数派。”一位转投私募的基金经理称。“王亚伟为什么不离开”、“奇怪的王亚伟”反成为这些选择离开的基金经理们感兴趣的话题。

  需说明的是,现任的公募基金经理中包括管理债券和货币基金的基金经理,而投奔私募的基金经理主要管理偏股型基金;此外,投奔私募的基金经理有大部分是在上证指数4000以下时投奔私募,并非在6000点赚得最多时离开。

  2005年李旭利曾大胆预言,“几年之后,我们将俯瞰今天的历史低点”;2006年5月,李旭利公开提出“千金难买牛回头”;2007年9月,李旭利写下 “致交银施罗德蓝筹股票基金份额持有人的一封信”,提醒其基金持有人 “中国股票市场的估值水平已经逐步脱离企业基本面的支撑……”

  孤独者必然有独自一人的痛苦。在公募基金的大环境里,承受的压力王亚伟也不能避开。现在“王亚伟独门重仓股”已成为市场上特有名词,选股独到或者说另类让王亚伟显得神秘又饱受争议。

  核心投资成员转私募

  2005年,李旭利转投正在筹备的交银施罗德基金,并担任投资总监一职,直至此次离开,以李旭利为核心的投研团队也为其公司带来了不错的业绩和口碑。

  5月份,王亚伟管理的基金业绩出现些许波动又再度成为业内话题,“他被架在上面,只能做第一的位子,这是什么样的压力啊。”上述私募基金经理感叹。

  除李旭利外,投奔私募的基金经理赚钱均为正值,赚钱最多的是原广发策略优选的基金经理何震,现在上海汇利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的私募产品有汇利优选和汇利优选二号。

  但是,最终,交银施罗德基金总经理莫泰山也没能留住他这位昔日的大学和研究生同学。这位参与过两家基金公司创办的“元老”最终离开了他热爱、打拼了11年的公募基金行业。

  今年年初,王亚伟在少有的公开言论中谈到要承受的孤独和压力:“每个行业或者说每个时代都有它的局限性,但这些局限并不能成为替自己开脱的理由,而恰恰需要在这些局限上寻求突破……基金经理的独立思考就显得弥足珍贵,这取决于你把为投资者理财看作是一个职业还是一项事业,如果你觉得它是事业,想有所追求,那么这个过程中,你就会多付出,不断地思考,不断地总结,而且要承受压力和孤独……”

  排在何震之后的分别是:上投摩根中国优势原基金经理吕俊、嘉实旗下基金丰和原基金经理赵军、原嘉实主题基金经理王贵文和原华夏回报基金经理石波,何震等五人在离任时分别赚取了136亿元、57亿元、49亿元、48亿元和44亿元。

  李旭利的离职其实在三年前就已现端倪。彼时,李旭利在一次畅谈理想与生活的对话中表示,一个从业者从25岁到55岁能看到三个经济循环周期。第一个10年的循环还太年轻,没有资本和实力去竞争;第三个循环周期时人已经老了,丧失了竞争力;能抓到的就是第二个循环,“喜欢挑战的基金经理就做私募和对冲基金”。

本文由冠亚体育平台-冠亚体育网站「官网」发布于资讯报告,转载请注明出处: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公司的投资总监李旭利,他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