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冠福的内幕交易案起源于2年前的一份控制权转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ST冠福的内幕交易案起源于2年前的一份控制权转让计划,冠福股份实际控制人林氏家族动议转让冠福股份控制权。资本市场交易乱象终将失去最后一层生存空间。

上市公司并购重组领域一直是内幕交易的高发地带,福建证监局近日披露的一起内幕交易案中,内幕交易信息通过微信聊天传递。两个当事人一共被罚款110万,另外还亏了近150万。

微信,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每天的工作、生活、交流都离不开它。但对于资本市场的投资者来说,在微信聊天也要小心。

日前,新修订的证券法加大了对内幕交易、股票操纵等违法行为的惩戒力度,修改后的《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将微信微博聊天记录纳入电子证据,乱象制造者难再得逞。

近日,福建证监局公布的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上海山钢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刘长江内幕交易冠福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成交金额高达339.91万元,浮亏94万元,最终被责令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冠福股份”股票,并处以60万元罚款。

福建证监局近日披露的两份行政处罚书,里面就讲到,通过微信聊天传递内幕消息,有两人一共被罚款110万,另外还亏了近150万。

近日,证监会及各地方证监局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显示,微信聊天记录“出卖”了多位内幕交易、股票操纵者,“热衷”转型的冠福股份因一次控制权转让卷入其中,上海山钢集团时任董事长不惜亏本清仓中铁工业买入ST冠福,最终浮亏94万还要受罚60万……

在这宗内幕交易案中值得一提的是,刘长江获取内幕信息的渠道之一是微信,其中还包括一条撤回了的消息,但这些聊天记录都被作为了证据。

微信语音构成内幕交易

事起实控权转让计划

上述通报未披露监管部门是如何获取到相关各方的微信聊天记录的。

事情是这样的,2017年底至2018年春节前后,冠福股份实际控制人林氏家族动议转让冠福股份控制权。

ST冠福的内幕交易案起源于2年前的一份控制权转让计划。

“不要多说,这都是内幕信息”

2018年5月11日,林氏家族口头委托石某华寻找重组方承接林氏家族持有的“冠福股份”股票,并通过重组盘活公司资产。

2017年底至2018年春节前后,ST冠福实控人林氏家族动议转让ST冠福控制权,并于2018年5月11日口头委托石某华寻找重组方承接方。

根据行政处罚决定书披露的细节,2017年底至2018年春节前后,冠福股份实际控制人林氏家族动议转让冠福股份控制权。

石某华找到钢钢网董事长周某锋,建议由钢钢网承接林氏家族股票,并将上海山钢并入冠福股份,同时建议周某锋与找钢网董事长王某沟通,将找钢网也一起并入冠福股份。周某锋对上述方案表示同意。

之后,在石某华介绍下,林氏家族代表人林文洪与上海钢钢网董事长周之锋会面并达成初步协议:由钢钢网承接林氏家族持有的“ST冠福”股票,同时由ST冠福先收购上海山钢集团,再收购上海找钢网,形成钢铁供应链的闭环,做大做强大宗电商业务。

2018年5月11日,林氏家族口头委托石某华寻找重组方,承接林氏家族持有的“冠福股份”股票,并通过重组盘活公司资产。石某华找到钢钢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某锋,建议由钢钢网承接林氏家族股票,并将上海山钢并入冠福股份,同时建议周某锋与上海找钢网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某沟通,将找钢网也一起并入冠福股份。周某锋对上述方案表示同意。

之后,石某华向林某昌反馈沟通情况,林某昌表示同意。

天眼查信息显示,钢钢网成立于2011年1月,法定代表人周之锋,主要从事钢材行业第三方电子商务服务,实控人周之锋、刘长江分别持股35.08%、4.00%。其中,刘长江同时是上海山钢集团时任董事长兼法人,上海山钢集团主营钢结构建设工程专业施工等建筑安装业务。

刘长江持有上海山钢90%股权,是上海山钢董事长、法定代表人。2018年5月22日之前,刘长江与石某华在上海会面,讨论冠福股份收购上海山钢的事项。谈话期间,刘长江认可了冠福股份收购上海山钢方案。2018年5月22日之后两三天,周某锋将与林氏家族达成口头合作框架即冠福股份收购上海山钢事项告知刘长江。

周某锋和刘长江商议冠福股份收购上海山钢股权事宜,刘长江表示同意,刘长江授权周某锋代表上海山钢与冠福股份洽谈。

作为首家挂牌新三板的钢铁电商平台,钢钢网于2017年因未能及时披露年报从新三板摘牌。与钢钢网同行的找钢网主要以电子商务的方式从事钢材的销售、计算机技术开发等。

2018年5月31日,当事人刘长江通过其本人微信向钢钢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某锋发送1条消息,但随后撤回。

之后,石某华在上海与刘长江会面,讨论冠福股份收购上海山钢的事项,刘长江认可冠福股份收购上海山钢方案。

2018年5月22日至30日期间某日,周之锋告知刘长江ST冠福愿意收购上海山钢集团,随后ST冠福董秘黄某伦修改并确认了并购意向书。

刘长江问周某锋“可对”,周某锋回复“别在微信发”“是”,并发送了1段语音给刘长江,该段语音的内容为“别的人不要多说啊,不要多说这个关于并购的信息,不要多说,这都是内幕信息”。刘长江回复“明白”。之后,刘长江在当天以每股4.05元委托买入“冠福股份”股票100万股。

2018年5月22日下午,石某华、周某锋和林氏家族代表林某洪等在深圳会面,口头达成了战略合作框架,基本确定于2018年5月底停牌。

2018年6月1日,ST冠福发布停牌公告,称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或现金购买与发行股份相结合的方式购买刘长江、李丹江持有的上海山钢集团100%股权。

以冠福股份复牌后首日的收盘价每股3.62元为基准计算,“刘长江”证券账户持有的“冠福股份”股票账面浮亏36.09万元。而以冠福股份复牌后首次打开跌停板日的收盘价每股2.93元为基准计算,“刘长江”证券账户持有的“冠福股份”股票账面浮亏94万元。

2018年5月22日之后两三天,周某锋告知刘长江冠福股份愿意收购上海山钢。

本文由冠亚体育平台-冠亚体育网站「官网」发布于资讯报告,转载请注明出处:ST冠福的内幕交易案起源于2年前的一份控制权转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